简体版
观点 / 正文

徐迅雷:从“G7峰会”到“瑞士和会”,历史会淘汰什么?

香港新闻社6月17日讯 2024年6月13日至15日,一年一度的“G7峰会”,在意大利南部法萨诺市度假胜地召开。G7曾经演变出G8,外加的1个国家是俄罗斯;如今的第8国,已然变成了乌克兰,泽连斯基总统常常出现在C位。这是不是“沧海桑田”?

文 | 徐迅雷

A

2024年6月13日至15日,一年一度的“G7峰会”,在意大利南部法萨诺市度假胜地召开。意大利是今年的轮值主席国。这次峰会讨论的主要议题涉及:俄乌战争、中东局势、移民、人工智能、气候变化、能源和粮食安全等。

与会者除了美、德、英、法、日、意、加7国领导人,还有欧盟领导人。G7曾经演变出G8,外加的1个国家是俄罗斯;如今的第8国,已然变成了乌克兰,泽连斯基总统常常出现在C位。这是不是“沧海桑田”?

就在会议开始的头一天,美国总统拜登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签署了一项历史性的《美乌双边安全协议》,这份为期十年的安全协议,旨在加强乌克兰自卫能力、阻止侵略;美国由此发出了一个强有力的信号,表明现在和将来都给予乌克兰强有力的支持。

这次G7峰会,同时还邀请了印度、巴西、阿根廷、肯尼亚、阿尔及利亚、约旦、阿联酋等国领导人出席。有分析指,这举措反映出西方的“小心思”——争夺全球南方的意图。

▲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抵达瑞士,出席乌克兰问题和平峰会。 法新社图片

意大利北边就是瑞士。与“G7峰会”衔接,“瑞士和会”6月15日至16日在瑞士中部度假胜地、卢塞恩近郊的布尔根施托克举行。瑞士向来是和平中立的国家,风景尤其秀美,又称琉森的卢塞恩我曾去过,在这附近开“和平峰会”,探讨和平路线图,再合适不过了。

▲瑞士卢塞恩市与卢塞恩湖。 徐迅雷 摄

这是关于乌克兰的“和平峰会”,不要搞错,这场“和平峰会”不是“和谈峰会”。俄罗斯当然不在受邀之列。

峰会旨在启动和平进程,并确定实现这一进程的要素和步骤。峰会讨论如何根据《联合国宪章》和国际法准则实现乌克兰全面、公正、持久、和平,主要聚焦的议题是:“核安全”,“为了粮食安全而航行自由”,“解放战俘和归还被俄罗斯拐走的儿童”,“能源安全”等。

出席“和平峰会”的国家及国际组织,共有101个,不算“一小撮”吧。泽连斯基总统和法国总统马克龙、德国总理朔尔茨、英国首相苏纳克、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是主角。美国总统拜登开完G7峰会就登上飞机跑回美国忙选举去了,代表他出席的是副总统哈里斯。日本首相岸田文雄、阿根廷总统哈维尔·米莱等出席。

这些领导人相继发言,“同声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,呼吁建立持久、公正、可持续的和平,要求俄罗斯必须完全退出占领的乌克兰领土”。泽连斯基总统15日在会议的开场演说中说,“世界将接近实现‘基于公平的和平'”;他认为,“不需要另起炉灶,因为《联合国宪章》已经定义了和平及各国正常共存的基础。因此,我们只需回归这些基础。”

▲瑞士和平峰会,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当然是主角。

这次“和平峰会”,明显是一场务虚会,既是方向性的、战略性的,也是象征性的,尽管发表了和平框架联合声明。当然,也可看成是一场和平的动员会,主要是凝集国际社会力量,为乌克兰打败俄罗斯摇旗呐喊,最终让乌克兰浴火重生。

通过“和平峰会”,乌克兰努力构建全球反对俄罗斯侵略的最广泛统一战线,并且获得更多军援,赢得更多的“新质战斗力”。泽连斯基在讲话中说,这场会议“取得了成功,正创造历史”。但“另一边”的舆论,执着于强调峰会没啥效果,未达到预期目标,甚至称“瑞士和平峰会与‘和平’无关”。

万国之上还有人类在,国家是为人民设立的,人民要的是和平而不是战争。中文网络上有网友评论:“保家卫国,天经地义!”“不要把简单的事弄复杂,鹅毛拔光,天下和平。”“人以类聚物以群分。是我们老祖宗说的吧。还有那么多维护正义的国家,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力量,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而战斗的国家值得歌颂,也必将胜利。”

B

在国际世界,既有细分的场域,也有粗分的阵营。

在这次G7峰会上,有一个细节是,拜登带领各国领导人为朔尔茨齐唱生日歌,“自家人”看起来确实很和谐很团结。

可这次与会的领导人,被嘲笑为参加“最后的晚餐”。美国“政治新闻网”以《6只“跛脚鸭”和梅洛尼》为题,直白地讽刺:本次G7峰会中的6位领导人如同“跛脚鸭”,此次峰会更像是“最后的晚餐”,根本无法展示所谓“西方实力”。

会前,美国前驻北约代表达尔德发表感言,言简意赅说得明白:“特鲁多几乎不可能在下届选举中获胜,拜登选举很难,朔尔茨举步维艰,马克龙被严重削弱,苏纳克已是‘行尸走肉’,岸田文雄刚刚拿到自己执政以来最低的支持率。唯一受欢迎的,就是梅洛尼,不说她的极右翼背景,即使她乐意配合,仅是全球第九大经济体的意大利,能做的事也实在非常有限。”

这意思很清楚:下次G7开峰会,估计只剩意大利女总理梅洛尼,其他都将是新面孔,所以说这是“最后的晚餐”。

▲G7峰会的合影,这是梅洛尼和6只“跛脚鸭”?

什么人当国家的“一把手”,其实对西方这些国家来讲并不是很重要,换了谁上台,都不会改变自己国家所处的阵营。梅洛尼是一个极右翼政党的领导人,但她在实际操作中也是坚持走中间路线。

阵营在对外之时,那就不太客气了。这次G7发布的联合声明中,涉华的内容被认为是“史上最为严厉”。有中文网友概括评述道:声明胡乱指控中国对莫斯科军事工业基础的支持,使俄罗斯能维持在乌的战争;声明表示,对帮助俄罗斯以欺诈手段输出石油、规避石油贸易限制的实体,将实施制裁;声明赤裸裸地威胁,对协助俄获取用于对乌战争武器的中国金融机构,将采取行动;声明呼吁中国停止向俄转让军民两用材料,同时希望中国向俄罗斯施压,停止侵乌……

至于瑞士“和平峰会”,作为冲突一方的俄罗斯,没有收到邀请,这一点也不让人意外;而有的“策应国”不去参加会议,那是必然的。

6月14日,俄罗斯总统普京“先声夺人”,给出“和平方案”,其提议简洁明了:乌克兰从4个“已公投加入俄罗斯”的州——顿涅茨克、卢甘斯克、扎波罗热、赫尔松全面撤军,并宣布放弃加入北约,保持永久中立。这样就可以进行谈判,甚至可以“明天就坐在谈判桌上”。

对此,乌克兰方面当然是一口回绝,认为“普京没有提出真正的和平建议,也没有结束战争的意愿”。美国副总统哈里斯15日在“和平峰会”上则明确表示,普京提出的乌克兰和平建议,“不是在呼吁谈判,而是在呼吁投降”。

如果这个“条件”都可以接受,那早就不用打这个战争了。显然,这仗,肯定得继续打下去。不懂持久战的,该好好学学“论持久战”的理论了。

6月16日,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,普京总统不拒绝与乌克兰进行谈判,但认为需要对谈判结果的执行进行保障,“需要建立一套复杂的保障体系”。这是期待“谈判结果”了。

而G7领导人发表联合公报,所期待的“结果”是,俄罗斯要向乌克兰赔偿超过4860亿美元的损失。他们已决定,将利用俄罗斯被冻结资产所产生的利息,向乌克兰提供500亿美元的新贷款。

▲英国外交大臣卡梅伦展示印着“让俄罗斯付出3000亿美元代价”的文化衫。

此前在6月12日,由3艘舰艇和1艘核潜艇(喀山号)组成的俄罗斯海军分遣队,抵达古巴哈瓦那港。这是到美国的家门口溜达了一下,时间将持续到6月17日。“喀山号”核潜艇,可搭载“锆石”高超音速导弹,而“锆石”高超音速导弹被称为“新一代航母杀手”。不过,俄方“不无幽默”地说,核潜艇上没有搭载“核武器”。

也是6月12日这天,韩国总统办公室高级官员透露说,俄罗斯总统普京将在近期内访问朝鲜。有观点认为,在普京访朝期间,朝俄有可能签署协议,升格两国关系。“随着中俄朝关系的不断加深,三方之间的合作不断深入,这意味着中俄朝这个‘铁三角’实际上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形成,这对于东北亚的和平,无疑将是一件大好事。”

C

人类世界,不同国家,已然越来越泾渭分明。这里既有思想领域的泾渭分明,又有政治领域的泾渭分明,还有社会领域的泾渭分明。

从一战,到二战,再到冷战,思想领域的泾渭分明可谓是越来越分明。在反思二战成因时,有识之士曾言:“不是先有了希特勒,再有法西斯,而是先有了法西斯的政治、文化、经济的历史根源,再有希特勒。”这就是思想文化的土壤。

自由还是专制,构成了不同思想领域的重要分界线,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范畴,绝不是一枚硬币的两面。

二战结束后不久的1947年4月,同在瑞士,“朝圣山学会”(Mont Pelerin Society)创始会议召开。朝圣山(Mont Pelerin)位于日内瓦湖和阿尔卑斯山脉之间,有着“令人摒息的壮观景色”,胜地亦是“圣地”。创立“朝圣山学会”的,是著名经济学家哈耶克(港台译为海耶克),他在开场发言中说:

“我这么做的信念是,我相信把我们团结在一起的那些理想——尽管人们经常滥用这个词,但我们除了称之为‘自由主义’之外,没有更好的名称——如果有机会复兴,那么还有大量的思想工作需要做。”

以民主之手段,保障自由之目的。“朝圣山学会”标志着新自由主义国际联盟的形成,它是新自由主义的“统一战线”,是真正的“大本营”。其理论的核心,是私有制财产制度、最小政府和自由市场理论。而反对者则称之为功利主义,是思想文化霸权,是资本贪婪逐利本性的体现,是少数垄断资本和资本家的代表……

哈耶克秉持“自由主义”理想,是自由主义坚定捍卫者;他批判了计划经济、批判了集体主义、批判了极权主义,坚持经济的自由,倡导市场经济。他的学术的一生,就是为了人类和社会的自由,为挽救社会的自由制度而打拼的一生。

他的思想谱系,充分体现在他的一系列犀利的著作当中。此前在1944年,哈耶克写下了他的代表作《通向奴役之路》(中文繁体字版,滕维藻、朱宗风译,张楚勇审订,香港商务印书馆2017年3月第1版;内地简体字版本译为《通往奴役之路》)。之后出版了《自由秩序原理》以及《致命的自负》。1974年,哈耶克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。

▲《通向奴役之路》,香港商务印书馆出版。

世界历史早已证明:一个国家繁荣昌盛、可持续发展的背后,一定有先进的思想理念、先进的制度设计。但历史比较吊诡,有时看起来专制政治比民主自由“更厉害”。

到了现在,泾渭分明的政治领域,向外延伸带来战争阵营的泾渭分明。本来为和平而设立的联合国,怎么看去变成了“联哈国”——它对于和平的保障,对于维护《联合国宪章》和国际法准则,竟然如此无能为力。

泾渭分明的政治领域向内延伸,则带来社会领域的泾渭分明。在中文网络世界,充分体现在“逢美必反”“逢日必反”。5月31日,那个“打假网红”铁头大哥,在国内的“打假”无路可走了,竟然跑到日本靖国神社去“示威”了一把,不仅用红笔涂鸦了“厕所”的英文单词,还撒了一泡尿,颇有几分“齐天大神到此一游”的意味。

官方对此的回应,强调“靖国神社是日本军国主义对外发动侵略战争的精神工具和象征,日方应当切实信守正视并反省侵略历史的表态和承诺,以实际行动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”,同时也希望“在外国的中国公民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理性表达诉求”。

到了6月10日,吉林市北华大学4名美国外教在吉林市北山公园游玩时被刺伤,个个倒地,幸好无生命危险。这4名外籍人士来自美国爱荷华州康奈尔学院,受邀在北华大学授课。犯罪嫌疑人崔某某(男,55岁,吉林市人)已被抓获。

次日官方对此的回应,强调“警方初步判断此案系偶发事件,目前正在进一步调查中”,强调“中国是世界上公认的最安全的国家之一”,强调“有关偶发事件不会对中美人文交流正常开展造成影响”。

▲官方强调“警方初步判断此案系偶发事件”。

“义和团、小刀会难道又复活了?警方判断是‘偶发事件’,我担心是‘始发事件’。”有论者认为,所有的刑事案件都是偶发事件,强调“偶发事件”就想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;其实这个“偶发事件”不仅仅是治安事件,而且是外交事件;不仅仅是外交案件,而且是民粹事件。

D

“被污染了的土地,需要放置几十年才能耕种;被污染了的群体,则需要几百年才能回归到正常人类。”国家或社会,何尝不是如此。

什么是“通往奴役之路”?人类必须认真防范这样的状况——“未来的法西斯们,会以反法西斯的面目出现”。

如果只有持久的战争,那就没有持久的和平。泽连斯基最期待的当然是和平,他认为,“瑞士和会”与会者,得确定“公正的和平对世界意味着什么,以及如何以持久的方式实现公正的和平”。

爱好战争的阵营,与爱好和平的阵营,最是泾渭分明。

世界潮流,浩浩荡荡,顺之则昌,逆之则亡。

最终,历史会淘汰什么,历史一定会做给你看的。

(作者系香港新闻社日本分社特约评论员)

责任编辑:马欣
延伸阅读

香港新闻社

有视界·有世界

美国总统拜登第三度确诊感染新冠病毒

“香港记协”新主席郑嘉如被《华尔街日报》辞退

四川自贡百货大楼大火造成16人死亡

立法会G19会见特首 就施政报告提出多项建议

大湾区全民阅读促进会启动 霍启刚促科技服务阅读

消委会就农夫山泉归类落差引误会致歉 改列独立类别后评分升至5星

杨润雄:放宽财务安排方案可为西九管理局提供资金营运约10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