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体版
观点 / 正文

以色列要徹底“消滅哈馬斯”有多難?

加沙戰爭已經持續半年多,以色列公開宣布的戰爭結束前提是“消滅哈馬斯”。那麼,這一目標可能實現麼?

香港中通社5月9日電(作者 王少喆)加沙戰爭已經持續半年多,以色列公開宣布的戰爭結束前提是“消滅哈馬斯”。那麼,這一目標可能實現麼?

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李偉建9日向香港中通社表示,這幾乎沒有可能,更多是以色列為轉移自身壓力的說辭。哈馬斯的領導人除了在加沙,還在世界各地,包括卡塔爾、埃及參與談判,以色列怎麼可能把他們全部消滅?

據“德國之聲”此前報道,哈馬斯的高級領導人至少有三名以上。

辛瓦爾,以色列頭號通緝犯,領導著加沙地區的抵抗運動,曾被以色列判處四個無期徒刑,被關押22年,目前在加沙南部拉法外的汗尤尼斯地區。

德伊夫,哈馬斯軍事組織卡桑旅的領導人,據稱是10月7日襲擊以色列“阿克薩洪水”行動的指揮官,曾經歷以色列七次暗殺,失去一隻眼、一隻腳和手臂。近年來他一直很少露面。

哈尼亞,名義上的最高領導人,哈馬斯政治局主席,曾在阿巴斯手下任巴勒斯坦總理,和哈馬斯外交部長梅沙爾等人目前都住在卡塔爾。

此前,以色列政府曾宣布,擊斃了哈馬斯半數以上的中層指揮官和1/3的武裝人員(約1萬人),並消滅了哈馬斯24個營中的17個,作為哈馬斯軍事組織已崩潰的證據。但英國廣播公司(BBC)就曾質疑稱,以色列的數字無法核實,而且哈馬斯能從加沙“輕鬆地招募新戰士”。

即使以色列從組織、人員上“消滅”了哈馬斯,這也不是故事的終點。李偉建指出,哈馬斯本身是一個活的運動,甚至是一種變化中的現象,即使暫時消失,也可能東山再起。

據公開資料,哈馬斯成立於1987年巴勒斯坦第一次大起義(“石頭起義”)中。其創始人、宗教領袖亞辛倡議成立“伊斯蘭抵抗運動(哈馬斯)”,作為中東跨國宗教組織穆斯林兄弟會的一個分支。哈馬斯因注重在中下層民眾中發展成員,獲得深厚的群眾基礎,逐步取代了“巴解(法塔赫)”的主流地位。2004年,亞辛本人在以色列空襲中身亡,也沒有妨礙哈馬斯的快速崛起。

哈馬斯被認為是一個宗教、政治、社會運動,產生於巴勒斯坦人對以色列佔領的反抗運動中。李偉建指出,哈馬斯現在就是巴人抵抗運動的代名詞,只要巴勒斯坦問題不解決,加沙依舊被圍困,哈馬斯就不會消亡。他表示,自己曾到訪被封鎖的加沙,巴人日夜生活在隔離牆裡,那是一種非常壓抑的環境,任何人都難長期忍受。

加沙的巴人生活在這樣一個“世界上最大的監獄”中,其對哈馬斯抵抗運動的支持就不會消歇,以色列不會不知道這一點,但為何依舊堅稱要“消滅哈馬斯”,作為戰爭結束的前提?

李偉建表示,目前加沙戰爭造成的人道主義災難不斷加劇,國際社會要求巴勒斯坦獨立建國的巴以“兩國方案”盡快實現,形成對以色列的強大輿論壓力。但以色列目前根本沒有做好接受“兩國方案”的準備,因而只能將“消滅恐怖組織哈馬斯”祭出來,主導輿論方向,轉移自身壓力。

李偉建指出,以色列目前還在通過埃及、卡塔爾等第三方和哈馬斯談判,就是知道無法消滅後者,否則也就不必談判了。以色列一直聲稱要攻打拉法,但目前並未攻入拉法人口密集的核心地區,就是既要保持對哈馬斯的高壓,又要獲取反對打拉法的美國的“獎賞”,使自身利益最大化。

由此看來,巴以衝突仍將持續,而以色列和哈馬斯這對老對手恐怕也會繼續共存下去。(完)

责任编辑:李涵
延伸阅读

香港新闻社

有视界·有世界

林定国中东之行“有得着” 吁各界提升危机感保持竞争力

霍启刚倡放宽文化企业上市条件 助港成文化“独角兽”摇篮

徐迅雷:“台独”的高潮就是战争,“台独”的终点就是统一

中国万亿特别国债上市首日飙涨逾20% 专业人士吁投资者勿跟风投机

丘应桦晤英驻港副总领事 促英方确保香港经贸办正常运作

哈尔滨民宅燃气爆炸 酿一死三伤

中国发改委:对华加征关税将对美国降通胀形成反噬